如果我沒失明,我將看見痛恨的人的嘴臉

如果我沒失明,我將為花花世界所眩惑

如果我沒失明,我的心目將無法止斷如靜水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  春分過後不久,在午後路過一處熙攘的路口轉角,眾多人車在陡坡上焦躁地等候紅燈,熱氣煙塵升起。這時,我突然留意到天橋下一旁僻靜的小坡上,群樹開滿了粉紅色的櫻花。雖說我居住的山上有賞櫻勝地天元宮,卻反而有意迴避人潮不想去湊熱鬧;此時便欣然地爬上坡賞花,發現除了吉野櫻,還有緋紅的杜鵑也盛開了,幾株梅樹甚且結滿肥碩的青梅果實,柚花的馨香瀰漫著蔭徑。

 

  再登上去,原來是小學的運動場,只見一個身影在慢跑,腳步有回音,此時目光一掃塵霾,遠方的南大屯山明朗矗立著。這裡是一處突出的小高地,視野開闊,沒有被城鎮任何的建築物所遮擋,才幾步路十來公尺的棧道,彷彿是天上與人間之差別,乍以為置身在花東寧謐的郊野,像孩童興奮地踏上鄉間小路,微風清涼,想唱歌。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 

  陽台上的陶土花盆裡,在初春冒出一株昭和草,巧合的是去春也在同一處位置長出一株昭和草,或許植物也會有記憶吧。一旁倚著牆遮擋夏日艷陽用的木板,不時有野蜂嗡嗡飛來,用它有力的大顎刮啃木屑攜回去築新巢,大多是胡蜂科的紅棕色長腳蜂,偶爾會有黃腳虎頭蜂穿插來訪;每年春暖的時節一到,便見到它們準時報到忙碌著往返,我一直疑惑它們是如何交接訊息,以至於能無誤的在滿山林海中找到這片木板。泰戈爾曾說:「每一隻蝴蝶,都是一朵花魂,回來尋她自己」或許是氣味的印記所致吧。

 

  昭和草到了三月下旬,從吊鐘般絳紅色的花冠前緣,一夜間砰出一團白色的小毛球,一陣微風吹來了,便隨之斷續飄離,捎著愛與祝福散播到他方尋求新生活,跟白狗的脫毛頗相似,所不同的是,它們是新生命的希望而不是已經衰頹殆盡。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 

  決定向左走還是向右走,可能改變一生或遇見不同的風景。

 

  但有些事物還是需左右兼顧,比方說穿鞋子就得一左一右,偏偏我在軍隊受訓時就出過這個糗。那是一次到鳳山步兵學校的暑訓,匆忙間我竟然將兩隻都是右腳的大頭皮鞋(野戰長統靴)塞進背包帶走,因此,另一隻左腳便還留在嘉義家裡的床底下和另一隻左腳無辜地立正。我趕緊打電話叫家人寄過來,這一延宕便好幾天過去了,每天硬著頭皮套著兩顆鞋頭都拐向同一邊的鞋子,踏起步來很像卓別林,想笑又不敢笑以免被旁人發現,但就只差那麼一天鞋子就可以收到了,卻露出馬腳。在部隊集合的時候,個性憨厚但很謹慎的香港僑生區隊長,剛接下值星官,一直掃視我們這一班的腳尖線有點不解,以他濃濃的廣東口音說:「你的右腳退一點,喔,不不?是左腳打開一點,喔不是?」於是一臉困惑地走近來端詳,「欸,你怎麼兩隻鞋長得一樣?」當場全隊的同學笑翻,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。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看哪,

苦行者的一生風景便鋪展在眼前

一條一條筋狀的乳白色曲徑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〈之一〉

  以前回到南部岳父家的山村裡,常聽見隔鄰一位務農的老先生坐在門口寮棚裡ㄟ()弦仔,那咿咿呀呀有點準又有點不太準的老調,不停圈繞不停圈繞,好像吟誦著綿長的一生故事,或者連看不見的過去生,乾脆也都包含在這個循環裡傾吐,在很短的旋律音型、窄小的音域空間裡輪轉,但每一回隨興加入的花飾都不太一樣。

  弦仔的時間感如蝸牛爬行,如果用放大鏡觀察,蝸牛並沒有兩隻的大小、樣貌是一樣的(雖然若入菜炒成螺肉,蜷曲樣貌和嚼勁並無二致。)將極速和時間終止中和起來得到的結果便是緩速,緩速將世間一切的愛恨、輸贏都柔化消解,把一切間隙顛簸的情緒都填平了,塘邊雨淹時泡水滑行、乾旱時也捱忍過去。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r 25 Wed 2015 17:52
  • 近春

 

離開那裡的時候

你揮別青瓦白牆

步下濘黑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 冬日近小寒的時分,酢醬草是孤寂的山林大地最早的發聲者。青楓陶盆裡的空餘之處,全被蓬發的幸運草葉片簇滿了,圓綠肥肥大大;一旁的小樹盆栽,在先前已被我修去殘葉和冗枝,僅餘下空蕩蕩的骨幹和寂寞手勢。

 

  一早,酢醬草花朵和太陽一同早起,盛開了好幾簇素雅但艷麗的粉紫小喇叭聲筒,在風中叮嚀,宣揚春天的腳步將至的消息,提早滅熄了人們寒天以來的抑鬱之火,精巧薄透的她們是那麼的可愛無瑕,好似世上並沒有存在惡,只有真、善、美。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眾星羅列的夜

轉彎翹尾

無盡無數纖白的礁縫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童年的時候,到了中元節,神氣揚著紙製的三角令旗東家跑西家跳,吃完龍眼、鳳梨和酬神的辦桌之後,當期盼爸媽買新的一盒月光牌鉛筆給我們家裡三個小孩,便是暑假的高潮即將畫下句點、小學開學的時刻逼近了。月光牌鉛筆帶起夢幻般的纖巧感覺,是否筆身的香郁和彩繪卡通的可愛(我特別偏愛鵝黃色的筆身)緣故,便不自覺的甘願在書桌前多待一會兒寫字塗鴉?穿著新制服翻著新課本,書香聞起來真舒服,好似剛沖完澡又撲上痱子粉吹晚風的快樂滿足。

 

  伴隨著開學之後與同學相見的興奮和課業的壓力,懶散自由的日子便不復見了。日式老教室的濕霉味,窗外,諾大的校園裡,鳳凰樹上除了蟬嘶還有些許紅花綻開著,花朵的野香依舊,我撿拾花萼和花瓣黏貼成蝴蝶造型夾在書本內,當課程上到那一頁時,蝶身已轉成了枯黑,拼月考的日子約也來到,書冊已經沒有那麼香,鉛筆桿則削掉了大半截。

也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